徐大媽(右)拿著自製的英語卡片認真學習
  58歲的上街區保潔員徐清艷,一手掂著垃圾鬥,一手掂著掃帚,還時不時從兜里掏出小卡片念叨幾句。原來,徐大媽是在刻苦學英語。提起這位“另類”的環衛工,工友們都說,“清艷是我們的主心骨”。
  □東方今報首席記者 申子仲/文圖
  ◎春夏秋冬手不釋卷
  徐清艷所在的上街區濟源路辦事處新力環衛公司清潔隊,共有6名環衛工,徐大媽當清潔工已經快3年了。
  “清艷是我們隊伍里唯一的高材生”,62歲的韓喜平大媽是清潔隊的老人兒。她告訴記者,清潔隊的6名員工平均年齡近60歲,大多只有小學或初中文化,除了徐清艷,其他5人都是土生土長的農民。“當初清艷來當環衛工,我們都不太理解”。
  不僅如此,還令工友們感到驚訝的就是徐清艷特別愛學習,“春夏秋冬書不離手。剛開始我們都不懂,現在明白了,知識多了就是管用”。
  ◎大媽不差錢
  徐清艷工裝兜里裝著兩張自製卡片和一個小本子。
  卡片上密密麻麻寫滿了英語單詞和短句。每行頭一句是漢語意思,中間是英文,最後是徐大媽自己標註的“漢語混搭音標”。比如“我忙死了,I am up to my ears,愛媽卜吐賣1兒S”、“我缺錢,Iam short on cash,愛木收了完開S”。
  “我正在學美語900句。”健談的徐大媽話匣子一打開,便滔滔不絕。
  徐大媽老家是遼寧遼陽,1979年來到河南,1982年在上街鋁廠碳素分廠上班,是電工班的女電工。6年前大媽退了休,“一閑下來感覺渾身不自在,體重也猛躥,我就尋思著得找份工作乾”。做環衛工每個月只有800元工資,徐大媽的老伴兒說啥也不願意,但就是拗不過。
  說起來徐大媽家裡真的不差錢,獨生子和兒媳一家旅居美國,老兩口的退休工資也有5000多元。但徐大媽有自己的想法,“當環衛工不僅能清潔街面為人民服務,還能鍛煉身體,跟一幫子姐妹一起樂和。啥是面子呀,面子還能比身子重要?”
  ◎才背唐詩宋詞 又學English
  徐清艷加盟環衛隊伍後,“面子”和“裡子”都顯得與眾不同。
  一口標準的普通話、沒架子、性格開朗、幹活麻利、喜歡主動接受新鮮事物……是徐清艷留給工友們的總體印象。韓喜平大娘還帶著羡慕的語氣說,“清艷還會玩電腦呢,我們隊里她手機玩得最好,還教別人咋發短信。”清潔隊的大媽們用的手機,大多是兒女淘汰下來的,儘管這樣,有時接電話還會按錯鍵。徐清艷不僅教會了工友們咋接電話、撥電話,還耐心教大家咋發短信。
  當然,工友們對徐清艷最深刻的印象,還是特愛學習,而且特別鑽。“以前是背唐詩、背宋詞,天天拿著書本背。今年又開始學英語,還說學啥美國人的發音,不知道咋這麼鑽。不過不服不中,清艷就是懂得多,遇事兒也有主見,她可是我們清潔隊的主心骨”。
  ◎刻苦學習“圖個樂兒”
  徐大媽每天準時上班,左手掂著帶桿兒的大撮鬥,右手掂著長把掃帚,一路走一路忙。遇到有垃圾的地方,停下來掃垃圾。遇到乾凈的路段,便掏出卡片念念有詞。一路走、一路掃、一路背,工作學習兩不誤。
  “天天見她邊掃地邊背書,人家才真是‘活到老學到老’。”附近開飯店的張老闆說,幾位環衛工大娘都非常負責,每天把街面捯飭得乾乾凈凈,而徐清艷最有“教育意義”,“我們店里的年輕伙計一得閑就玩手機、打游戲,我總愛拿徐大媽當榜樣”。
  問起徐大媽這麼刻苦學習圖個啥,徐大媽哈哈一笑說,“圖個樂兒。”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鄭國鋒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環衛大媽當學霸 邊掃垃圾邊背英語)
創作者介紹

家事服務

iw38iwnqf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